Menu
What are you looking for?

高温下的权益你可享有?(组图)

Source:adminAuthor:admin Addtime:2022/01/01 Click:

  入伏以来,我省各地天气进入“发烧”模式,而有很多户外工作者仍在高温下坚守岗位。为切实保护劳动者身心健康,维护其合法权益,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联合省安监局和省总工会,近日就做好我省防暑降温工作作出部署。督促相关部门加强对建筑工地、露天作业场所和高温作业岗位的夏季防暑降温措施的落实,严防高温酷暑引发各类事故;合理安排工人工作时间,尽量避开高温时段作业,增加休息和减轻劳动强度,严禁延长高温作业时间和加班加点……

  然而,这些措施落实了吗?高温下劳动者的权益是否得到保障?对此,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。

  夏日里,空调使用率大大提高,而空调出现故障在所难免。这可忙坏了空调维修工,他们每天工作时间常常要超过10个小时,一天下来维修十几台空调是家常便饭。

  来自山东的张师傅是三菱空调福州维修部的一名专业维修工,已经有六七年工龄。他每天总是6时半起床,7时左右就背着20公斤重的装备上路,骑着电动车穿梭于榕城的大街小巷。

  4日,临近中午,太阳火辣辣的,记者跟随张师傅来到台江区长寿路碧水芳洲小区。张师傅背着“家伙”爬上6楼,已是气喘吁吁,汗水浃背,全身湿透。一进入客户,就对那台不能制冷的空调进行“把脉”—缺氨,输气管堵塞,还是外机零部件老化?经过一番排查,确认是外机一部件生锈导致,需更换。

  接下来是高空作业。只见张师傅从工具包里拿出长长的安全绳,一端拴在阳台的柱子上,另一端绑在身上,再用挂钩挂在空调架上。他爬出窗户,整个人贴在6层高的外围墙壁上,右手抓着窗户栏,左手操作着更换外机里的零部件,并用电镀焊锡焊接上。大约过了40分钟,终于修好了。接上电源,空调正常运转了。

  “我向公司提过,但就是不给。”张师傅说,不仅高温津贴没给,连高空作业补助费也没有,“我只能用投保的方式保障自己权益。按理说,高空作业补助费应是公司给,或公司与客户共同承担。但实际上,我一分钱都没拿到。”

  午后2时,热浪袭人。记者来到鼓楼区华屏路龙峰里山头角的拆迁安置房建设工地,10台打桩机正轰隆隆地轮番打着桩,切割钢筋的刺耳砂轮声与打桩机的轰鸣声交织在一起,异常嘈杂。

  记者在工地转了一圈,像在蒸笼中行走,全身都湿透了。在一台打桩机旁,几个工人正在安装,汗水顺着黝黑的脸颊一滴滴地落下。

  “总共要打五六百个桩孔,工钱计件算。”工地上一位监理人员对记者说,这样工人就不会怠工或偷懒。

  “有啊!在那边临时工棚过道上。还提供防中暑的‘六一散’。”顺着这位监理人员指的方向,记者找到热水保温桶,开水确实有,但没看到“六一散”。

  记者便到工地办公室去问,被告知“六一散”平时被工人们带回去喝,“都拿没了”。

  环卫工人,城市的“美容师”,酷暑难熬的夏日里,他们又是如何防暑降温的呢?

  5日晌午,烈日当空,记者找到福州鼓屏路环卫工人休息室,轻轻地推开,一阵清爽的冷气扑面而来。环卫工人杨大姐坐在椅子上,头依着墙准备休息。

  记者看到,虽然休息室不足十平方米,但饮水机、微波炉、空调、洗脸池、桌椅板凳、杯具以及衣柜等一应俱全。

  杨大姐告诉记者,12时半交接班,刚吃了午饭。“外面热气腾腾,有这样的空调房休息一会儿,我们环卫工感到无比幸福。”

  杨大姐是湖南人,在福州干了6年多的环卫工,现在负责冶山路及鼓屏路部分路段道路环境保洁。

  “这是环卫所工作人员前几天送来给我们喝的。”杨大姐指着地上几瓶矿泉水说。

  其他路段的环卫工人又如何呢?记者骑车在华林路、华屏路转了转,烈日当空,有好几个环卫工人身着黄色工作服,低着头、弯着腰,顶着烈日正在地上清理垃圾。在华屏路路段,环卫工张大姐头戴披肩帽,身着保洁服,“全副武装”忙碌着。

  披肩帽是张大姐自己买的。保洁公司只统一配发草帽,但“容易被风吹掉,逢下雨草帽易发霉,与汗水交集,味道难闻,基本不戴它”。

  入伏以来,我省各地天气进入“发烧”模式,而有很多户外工作者仍在高温下坚守岗位。为切实保护劳动者身心健康,维护其合法权益,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联合省安监局和省总工会,近日就做好我省防暑降温工作作出部署。督促相关部门加强对建筑工地、露天作业场所和高温作业岗位的夏季防暑降温措施的落实,严防高温酷暑引发各类事故;合理安排工人工作时间,尽量避开高温时段作业,增加休息和减轻劳动强度,严禁延长高温作业时间和加班加点……

  然而,这些措施落实了吗?高温下劳动者的权益是否得到保障?对此,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。

  夏日里,空调使用率大大提高,而空调出现故障在所难免。这可忙坏了空调维修工,他们每天工作时间常常要超过10个小时,一天下来维修十几台空调是家常便饭。

  来自山东的张师傅是三菱空调福州维修部的一名专业维修工,已经有六七年工龄。他每天总是6时半起床,7时左右就背着20公斤重的装备上路,骑着电动车穿梭于榕城的大街小巷。

  4日,临近中午,太阳火辣辣的,记者跟随张师傅来到台江区长寿路碧水芳洲小区。张师傅背着“家伙”爬上6楼,已是气喘吁吁,汗水浃背,全身湿透。一进入客户,就对那台不能制冷的空调进行“把脉”—缺氨,输气管堵塞,还是外机零部件老化?经过一番排查,确认是外机一部件生锈导致,需更换。

  接下来是高空作业。只见张师傅从工具包里拿出长长的安全绳,一端拴在阳台的柱子上,另一端绑在身上,再用挂钩挂在空调架上。他爬出窗户,整个人贴在6层高的外围墙壁上,右手抓着窗户栏,左手操作着更换外机里的零部件,并用电镀焊锡焊接上。大约过了40分钟,终于修好了。接上电源,空调正常运转了。

  “我向公司提过,但就是不给。”张师傅说,不仅高温津贴没给,连高空作业补助费也没有,“我只能用投保的方式保障自己权益。按理说,高空作业补助费应是公司给,或公司与客户共同承担。但实际上,我一分钱都没拿到。”

  午后2时,热浪袭人。记者来到鼓楼区华屏路龙峰里山头角的拆迁安置房建设工地,10台打桩机正轰隆隆地轮番打着桩,切割钢筋的刺耳砂轮声与打桩机的轰鸣声交织在一起,异常嘈杂。

  记者在工地转了一圈,像在蒸笼中行走,全身都湿透了。在一台打桩机旁,几个工人正在安装,汗水顺着黝黑的脸颊一滴滴地落下。

  “总共要打五六百个桩孔,工钱计件算。”工地上一位监理人员对记者说,这样工人就不会怠工或偷懒。

  “有啊!在那边临时工棚过道上。还提供防中暑的‘六一散’。”顺着这位监理人员指的方向,记者找到热水保温桶,开水确实有,但没看到“六一散”。

  记者便到工地办公室去问,被告知“六一散”平时被工人们带回去喝,“都拿没了”。

  环卫工人,城市的“美容师”,酷暑难熬的夏日里,他们又是如何防暑降温的呢?

  5日晌午,烈日当空,记者找到福州鼓屏路环卫工人休息室,轻轻地推开,一阵清爽的冷气扑面而来。环卫工人杨大姐坐在椅子上,头依着墙准备休息。

  记者看到,虽然休息室不足十平方米,但饮水机、微波炉、空调、洗脸池、桌椅板凳、杯具以及衣柜等一应俱全。

  杨大姐告诉记者,12时半交接班,刚吃了午饭。“外面热气腾腾,有这样的空调房休息一会儿,我们环卫工感到无比幸福。”

  杨大姐是湖南人,在福州干了6年多的环卫工,现在负责冶山路及鼓屏路部分路段道路环境保洁。

  “这是环卫所工作人员前几天送来给我们喝的。”杨大姐指着地上几瓶矿泉水说。

  其他路段的环卫工人又如何呢?记者骑车在华林路、华屏路转了转,烈日当空,有好几个环卫工人身着黄色工作服,低着头、弯着腰,顶着烈日正在地上清理垃圾。在华屏路路段,环卫工张大姐头戴披肩帽,身着保洁服,“全副武装”忙碌着。

  披肩帽是张大姐自己买的。保洁公司只统一配发草帽,但“容易被风吹掉,逢下雨草帽易发霉,与汗水交集,味道难闻,基本不戴它”。